Luyao

做的东西快要发布了,我很激动,有时睡到一半就醒了。

我忽然理解了生孩子可能是什么感觉。

对我来说就像一种 “他出生了,我可以去死了” 的感觉。

仿佛我过去的三十年最重要的意义就是孕育这个东西,一切都指向了这个东西。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