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yao Zhang


2024-05-21

当你觉得一个事情不 make sense 的时候,你就已经没有在观察了。

不要试图去理解,去感受。


2024-05-18

吃饭时,小店的电视机里在放一个节目,讲的是一个拿过亚洲冠军的国家女足运动员,退休后成为大学足球队教练,教大学生踢球的故事。

有两件事让我印象深刻。

一个是,她刚去的时候发现队员的水平参差不齐,许多人连连续颠 50 个球都做不到,这使得她没法教授原本打算教的一些高级技术和战术。

但她后来意识到,问题不在于学生,而在于她自己,她应该放下自己的预期,更好地去观察这些学生、理解他们

另一个印象深刻的事情是,她带领学生参加了女甲职业联赛,而之前他们只参加过大学生赛事和乙级赛事,这是她们第一次参加甲级职业联赛,结果一上来就连输三场。

记者问她能否接受这样的结果,她说:

她们(学生们)很难接受,但我自己是可以接受的。 对她们来说,之前从没有过连输三场,这次的经历对她们来说会很难。但是呢,怎么从这个状态中走出来,将会是对她们成长非常重要的一个体验,是她们旅程的一部分。”

(采访完后,她们第四场比赛就赢了。她们还拿下了大学生世界杯的冠军。)


2024-05-07

土方法不土

前两天把一本叫《数据密集型应用系统设计》的书看了一遍。

有点好笑的是,这书是我前几年买的,当时看了一部分,后来去搞 crypto 了。我心想,这辈子应该不会再有机会看这本书了,毕竟区块链上没多少数据。结果没想到又在做内容类东西,又回来看这本书了……😆

看这本书有一个很有趣的收获,就是 “土方法不土”

以前我都默认我自己的解决方案是比较土的,所以遇到问题下意识会去找现成的工具和库,然后花老半天去学习怎么用这个工具,把事情越弄越复杂。

但读了这本书就会发现,那些牛逼的有名的数据库,你以为它们都是高深莫测的东西,但其实它们底层都是很“土”很简单的原理。只是它们对于缺陷,做了更多针对性的处理。

还比如像 Twitter 的时间线,早期很长一段时间里,它都是很土的,就是单纯从数据库里按规则取这些 tweets。直到后来出现性能问题,才改成了现在这种提前帮你准备好时间线存起来的方案。

做 Bodhi 的过程其实也是,许多东西都是我自己写的小玩意儿,比如缩略图服务、缓存服务、上传服务,都是我手写的小东西,运行得都很好。像那个缩略图服务,连数据库都没有,数据都只在内存里,土得不能再土了,结果运行得很好,没有出任何问题……直到前几周 space 发布前,我才把数据改存在了 redis 里。

所以“土”本身并不是问题,重要的是针对问题本身,解决问题,“刚好解决”即可。而认为它“土”,本质上是在幻想一些尚不存在的长期问题,是不必要的。


2024-05-06

做梦时,迷迷糊糊看到一句话:“逃跑会创造出追捕”。


2024-05-03

Mirror 居然 GG 了,正式宣告被 Paragraph 接管,自己则融资去捣鼓 farcaster 客户端了。

Mirror 所站的那个位置,潜力实际上远远远远超过 farcaster 所站的那位置。然而他们只往下挖了一米深,就不挖了。

我对此唯一的评价就是

AltaVista:搜索引擎没前途,去搞门户网站吧。


2024-05-01

一个行业的发展,对于每个参与者来说,重点还是那个过程,而不是急着跳去那个结果。90 年代之于互联网,是一个充满想象力和热情的年代,今天对于 crypto 也是如此。珍惜尚未 “mass adoption” 的时代,因为这是最好玩的时代。


2024-05-01

生长

今天刚好读完了朋友特地给我寄来的一本书,书里讲了很多农业的东西。笑死我觉得我很可能是 crypto 里唯一一个会读关于农业的书的人。讲两件我从中学到的东西。

1

就像植物生长需要时间、酵母发酵需要时间,我觉得协议、行业的发展也需要时间。不能因为它没长大就认为它是错的。但我感觉这似乎是全行业的态度,大家都在为没有 mass adoption 而焦虑,我觉得大可不必。

去年有朋友跟我讲,“以太坊生态不行,这一年啥事儿都没搞!” 我说咋就不行呢,我这不每天都在开发么,你有看到吗?你又看不到。

2

即使是在农业中,生态也是非常难以把握的。当你除掉所有杂草,很可能庄稼也都死了;当你除掉所有虫子,庄稼也都死了。地里的各种部分,都会形成一种自然的关系,需要一些照看,但不能过度照看。

许多来自 web2 的人本能地想要快速运营和增长,对于好和坏有很明显的判断,有强烈的控制欲。但从种地的角度,我对此有点怀疑,你把你认为的杂草拔光,全部种上你觉得该长的东西,它不一定真的能长起来。

可能离题了,刚好分享一些今天的收获。总之,我觉得现在是 crypto 中最好的时期,走好脚下每一步,做好手头的每一件事,说不定某一天突然就进入它的青春期了。

阅读原文


2024-04-28

乔丹皮尔拿奥斯卡奖时说,他写《逃出绝命镇》的剧本时大概放弃了有二十次,因为他觉得可能拍不出,故事可能不 work,可能没人愿意出资。但他一次又一次回来,因为他觉得只要有人愿意出钱拍,最后观众应该能懂这个故事。


2024-04-27

Fully Decentralized Forum With 60 Lines of Code

Try it here: Bodhi Space

Last year, I built a 100-line protocol called Bodhi, designed to store content and incentivize high-value content at a basic protocol level. If you’re intrigued about why this might work, you can check out the details here.

Theoretically, it can be used to build any …

Read Full Post


2024-04-26

理解 Bodhi

1

Bodhi 的本质是一种关于内容好坏的谢林币。

早期很多人以为 Bodhi 只是在激励 KOL、激励流量和注意力,这其实是不对的,这是表象。

Bodhi 是一个内容激励的终极方案,它假设分发问题被彻底解决。换句话说,任何内容都会流到需要它的人面前——这时,“它好不好”将会成为决定代币价格的主要谢林点。

而由于早期 Bodhi 是完全不做分发的,导致的结果是,谁流量大谁就被看到的多,谁就更赚钱。

这是阶段性现象。

随着上层应用的逐渐完善,往后若干年里,产生激励的那个谢林点,会从流量逐渐转移到内容本身上来。

2

那为什么 Bodhi 的底层要被设计为完全不做分发呢? …

Read Full Post


2024-04-24 中文 | English

The First App on Bodhi

Raised $10M, hired 100 people, developed version 2.0, held 10 events, signed 1,000 KOLs…

No, we did none of the above. In fact, they are on my “avoid doing” list.

As the creator of Bodhi, being busy selling my child is not my job. My job is to better understand her, so that maybe, …

Read Full Post


2024-04-04

把人发射到火星,和把手头这碗面做好吃,它们的重要性是完全一样的。

这不是一个比喻,这是一个简单的事实。

当人领悟的时候,这是理所当然的;没有领悟的时候,这是胡言乱语。我常在这两种状态之间跳跃,所以我有时是智慧的,有时是傻逼。

当音乐有一个目的的时候,它就不再是音乐了;当舞蹈有一个目的的时候,它就不再是舞蹈了。这恰恰是它们最无价的地方。

钱也是一样的,钱是一种被换了包装的音乐,当它响起的时候,人们围绕它跳起舞来。

一个人用钱来救人,另一个人用钱来买奢侈品。在最深的地方,它们是同样美丽的,因为它们是同一个东西。


2024-04-02

创造者,艺术家,母亲,它们都是神圣的。

因为本质上,他们都在经历同一个过程,一个非常神圣的过程。

这并不是一个比喻。

创造者知道,这不是一个比喻。

艺术家知道,这不是一个比喻。

母亲更是知道,这不是一个比喻。

逻辑的人无法理解这种神圣,只有在路上的人能感受到它。

母亲是什么呢?

它无法被说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无法理解我们的母亲。

但每一个母亲自己都知道,因为她们经历过它。

只有当你成为她的时候,你才会理解她,

这是我们理解任何事物的唯一方式。

思考不会帮助你理解,

成为它,你才会理解它。


2024-04-01

人们很久以后才会明白,事实上,任何协议都是无法收费的


2024-03-29

拥抱错误。那些你认为是错误的东西,是你最真诚最真实的部分。


2024-03-22

管理是对落后组织机制的人工补丁。


2024-03-22

忽然意识到,“公众”很像潜意识:

这就是梦传递信息的方法。我每天记录自己的梦,倾听自己深处的那个东西想说什么。所以当我发现公众也有这些特性的时候,我非常警觉,我怀疑公众就是某种形式的潜意识。

说不定我可以通过公众来间接地研究潜意识。


2024-03-21

最近在读一本生物相关的书。几乎在每一章的最后,巨大的难题面前,都会出现一个年轻人,提出非常激进的理论,被学界嘲笑、忽视、甚至看作伪科学。然后到了下一章,这个激进的理论最终被验证并成为了主流。这样的模式不断地循环重复……

我注意到了激进这个词。

我觉得,对于一个当前尚未解决的问题,其正确答案几乎 100% 是某个激进的答案

原因非常简单,如果这个答案不激进,不极端,不荒诞,那么它早就被找到了。

我很喜欢读各个领域的历史,它们的共性就是,我们今天所习以为常的一切,literally 一切,在最开始诞生的时候,都被认为是很扯淡的。

Paul Graham 常说牛逼的东西最初都是很边缘很 niche 的。这只是我上述观点的另一种表达。


2024-03-20

Rick Rubin 谈如何帮助艺术家

将任务尽可能缩小:

“通常,我会给他们布置家庭作业 —— 一个特别小的、谁都做得到的任务。给你举个例子:

最近有一位和我一起工作的艺术家,他在很长时间里都没能创作出一张专辑,每一件事都完成得很不顺利,他陷入了创造困境。

我给他布置了一个他一定能做到的、几乎像个玩笑的作业:‘今天晚上,我想让你为这首需要 5 句歌词、你一直没写出来的歌曲写出一个字,到明天为止,我只想要你写出你自己喜欢的一个字,你认为自己能够想出这一个字吗?’ ”

向大师学习,而不是向竞争对手学习

“去博物馆参观伟大的艺术作品有助于你写出更好的歌曲。

阅读伟大的小说……观看伟大的电影……阅读诗歌……这就是利用其他艺术家的灵感的唯一途径,如果你一直让自己沉浸在最伟大的作品中……如果你听的都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那些歌曲,而不是收听收音机里的流行歌曲并且想:‘我希望自己的歌比它更流行。’……

(对于音乐创作来说)你应当去听 MOJO 杂志公布的史上最伟大的 100 张专辑,或者《滚石》杂志公布的史上最伟大的 500 张专辑,或者任何具有公信力的排行榜的排名前 100 的专辑,去聆听那些公认的大师作品。”

(类似的观点我听菲利普迪克也说过,他说跟他同时代的科幻作家都是只读科幻作品长大的,他觉得这很有问题;而我觉得科技产品也是这样,许多人试图输出伟大的科技产品,但他们唯一的输入是其他科技产品……)


2024-03-20

每天早上醒来,都感觉自己像是从另一个世界回来。今天做了一个很奇妙的梦,那种情节我以前从未见过。

梦里的故事是这样的:主人公和一个比他更有经验、更强大的对手面对面站着。他们戴上VR头盔,一起进入了一个虚拟世界来进行决斗。

刚开始,我进入了主人公的视角,结果对手确实很厉害,主人公几乎没有反击的余地,只能艰难地支撑。

然后,我进入了对手的视角。在这个视角中,事情竟完全是反过来的,主人公的形象高大恐怖,不断压制对手,对手只能被动挨打。

到最后,对手实在坚持不住,败给了主人公。

这个梦让我大受震撼,我强烈感受到了其中的隐喻:

一切战斗都是和自己幻觉的战斗。

在每个人的世界里,对手似乎总是很强大,而我们自己似乎总是很菜,对手看似即将获胜。但关键在于继续下去,不过度执着或过多思考。如果我们被这样的念头干扰,心想对方这么强我放弃吧,那么这才是真正的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