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yao Zhang


2024-04-27

Fully Decentralized Forum With 60 Lines of Code

Try it here: Bodhi Space

Last year, I built a 100-line protocol called Bodhi, designed to store content and incentivize high-value content at a basic protocol level. If you’re intrigued about why this might work, you can check out the details here.

Theoretically, it can be used to build any …

Read Full Post


2024-04-26

理解 Bodhi

1

Bodhi 的本质是一种关于内容好坏的谢林币。

早期很多人以为 Bodhi 只是在激励 KOL、激励流量和注意力,这其实是不对的,这是表象。

Bodhi 是一个内容激励的终极方案,它假设分发问题被彻底解决。换句话说,任何内容都会流到需要它的人面前——这时,“它好不好”将会成为决定代币价格的主要谢林点。

而由于早期 Bodhi 是完全不做分发的,导致的结果是,谁流量大谁就被看到的多,谁就更赚钱。

这是阶段性现象。

随着上层应用的逐渐完善,往后若干年里,产生激励的那个谢林点,会从流量逐渐转移到内容本身上来。

2

那为什么 Bodhi 的底层要被设计为完全不做分发呢? …

Read Full Post


2024-04-24 中文 | English

The First App on Bodhi

Raised $10M, hired 100 people, developed version 2.0, held 10 events, signed 1,000 KOLs…

No, we did none of the above. In fact, they are on my “avoid doing” list.

As the creator of Bodhi, being busy selling my child is not my job. My job is to better understand her, so that maybe, …

Read Full Post


2024-04-04

把人发射到火星,和把手头这碗面做好吃,或者品尝眼前这碗面,它们的重要性是完全一样的。

这不是一个比喻,这是一个简单的事实。

当人领悟的时候,这是理所当然的。

当人没有领悟的时候,这是胡言乱语。

我常常在这两种状态之间跳跃,所以我有时是智慧的,有时是傻逼。


当音乐有一个目的的时候,它就不再是音乐了;

当舞蹈有一个目的的时候,它就不再是舞蹈了。

这恰恰是它们最无价的地方。


钱也是一样的,

钱是一种被换了包装的音乐,

当它响起的时候,人们围绕它跳起舞来。

一个人用钱来救人,

另一个人用钱来买奢侈品。

在最深的地方,它们是同样美丽的,因为它们是同一个东西。


2024-04-02

创造者,艺术家,母亲,它们都是神圣的。

因为本质上,他们都在经历同一个过程,一个非常神圣的过程。

这并不是一个比喻。

创造者知道,这不是一个比喻。

艺术家知道,这不是一个比喻。

母亲更是知道,这不是一个比喻。

逻辑的人无法理解这种神圣,只有在路上的人能感受到它。


母亲是什么呢?

它无法被说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无法理解我们的母亲。

但每一个母亲自己都知道,因为她们经历过它。


只有当你成为她的时候,你才会理解她,

事实上这是我们理解任何事物的唯一方式。

思考是不会帮助你理解的,

成为它,你才会理解它。


2024-04-02

我怀了一只怪兽,它还有许多部位没有长完,但是我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它想要撕破我的肚皮冲出来。


2024-04-01

人们很久以后才会明白,事实上,任何协议都是无法收费的


2024-03-29

拥抱错误。那些你认为是错误的东西,是你最真诚最真实的部分。


2024-03-22

管理是对落后组织机制的人工补丁。


2024-03-22

忽然意识到,“公众”很像潜意识:

这就是梦传递信息的方法。我每天记录自己的梦,倾听自己深处的那个东西想说什么。所以当我发现公众也有这些特性的时候,我非常警觉,我怀疑公众就是某种形式的潜意识。

说不定我可以通过公众来间接地研究潜意识。


2024-03-21

最近在读一本生物相关的书。几乎在每一章的最后,巨大的难题面前,都会出现一个年轻人,提出非常激进的理论,被学界嘲笑、忽视、甚至看作伪科学。然后到了下一章,这个激进的理论最终被验证并成为了主流。这样的模式不断地循环重复……

我注意到了激进这个词。

我觉得,对于一个当前尚未解决的问题,其正确答案几乎 100% 是某个激进的答案

原因非常简单,如果这个答案不激进,不极端,不荒诞,那么它早就被找到了。

我很喜欢读各个领域的历史,它们的共性就是,我们今天所习以为常的一切,literally 一切,在最开始诞生的时候,都被认为是很扯淡的。

Paul Graham 常说牛逼的东西最初都是很边缘很 niche 的。这只是我上述观点的另一种表达。


2024-03-20

Rick Rubin 谈如何帮助艺术家

将任务尽可能缩小:

“通常,我会给他们布置家庭作业 —— 一个特别小的、谁都做得到的任务。给你举个例子:

最近有一位和我一起工作的艺术家,他在很长时间里都没能创作出一张专辑,每一件事都完成得很不顺利,他陷入了创造困境。

我给他布置了一个他一定能做到的、几乎像个玩笑的作业:‘今天晚上,我想让你为这首需要 5 句歌词、你一直没写出来的歌曲写出一个字,到明天为止,我只想要你写出你自己喜欢的一个字,你认为自己能够想出这一个字吗?’ ”

向大师学习,而不是向竞争对手学习

“去博物馆参观伟大的艺术作品有助于你写出更好的歌曲。

阅读伟大的小说……观看伟大的电影……阅读诗歌……这就是利用其他艺术家的灵感的唯一途径,如果你一直让自己沉浸在最伟大的作品中……如果你听的都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那些歌曲,而不是收听收音机里的流行歌曲并且想:‘我希望自己的歌比它更流行。’……

(对于音乐创作来说)你应当去听 MOJO 杂志公布的史上最伟大的 100 张专辑,或者《滚石》杂志公布的史上最伟大的 500 张专辑,或者任何具有公信力的排行榜的排名前 100 的专辑,去聆听那些公认的大师作品。”

(类似的观点我听菲利普迪克也说过,他说跟他同时代的科幻作家都是只读科幻作品长大的,他觉得这很有问题;而我觉得科技产品也是这样,许多人试图输出伟大的科技产品,但他们唯一的输入是其他科技产品……)


2024-03-20

每天早上醒来,都感觉自己像是从另一个世界回来。今天做了一个很奇妙的梦,那种情节我以前从未见过。

梦里的故事是这样的:主人公和一个比他更有经验、更强大的对手面对面站着。他们戴上VR头盔,一起进入了一个虚拟世界来进行决斗。

刚开始,我进入了主人公的视角,结果对手确实很厉害,主人公几乎没有反击的余地,只能艰难地支撑。

然后,我进入了对手的视角。在这个视角中,事情竟完全是反过来的,主人公的形象高大恐怖,不断压制对手,对手只能被动挨打。

到最后,对手实在坚持不住,败给了主人公。

这个梦让我大受震撼,我强烈感受到了其中的隐喻:

一切战斗都是和自己幻觉的战斗。

在每个人的世界里,对手似乎总是很强大,而我们自己似乎总是很菜,对手看似即将获胜。但关键在于继续下去,不过度执着或过多思考。如果我们被这样的念头干扰,心想对方这么强我放弃吧,那么这才是真正的幻觉。


2024-03-19

虽然我没有证据

但我直觉宇宙是一种“观测者创造”模型,极其优雅

即事物是在被看到的瞬间创造出来的,被观测者创造出来

为什么我们能共享观测到的事物呢

因为很可能只有一个观测者


P.S. 昨天刚好看了一个费马大定理的视频,

我直觉费马说的那个“这里写不下的简单证明”,就是一个类似的方法


2024-03-14

问题的视角

Crypto 里许多新产品的状态很像是,我先弄个概念原型出来,看大家感不感兴趣,如果有人感兴趣,那我继续做或是融钱,如果没人感兴趣,那就不做了。

这是我不太理解的方式。

我对解决真实存在的问题比较感兴趣。真实问题的意思是,直到这个问题被解决前,它都有被解决的空间,而不在于人们是否感兴趣。

许多 poc(概念验证)项目我觉得是这样的,他们在新技术上嗅到了某种解决问题的机会,又或是模糊地感受到 “有意思”,然后做了一个 poc。这本身没问题,我用一些 poc 的时候也能嗅到那种有趣。但可惜的是,他们中很多都不会真正去研究问题本身,而只是陶醉在新技术中。这导致用户使用后发现这个东西没有真的解决问题。当用户走了,poc 也被搁置了。

15 年时朋友跟我讲说,唐彬森发现饮料很赚钱,而且低糖的市场有空缺,觉得可以做一做。许多年后的现在,我们都知道这个巨大的机会缔造了元气森林,但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去做呢?

按照 crypto 里人们做 poc 的思路,那当然是快速做个东西推出来,验证一下这个想法对不对,没人买就不做了。但唐彬森不是这么做的,在第一款产品真正上市前,光是团队就换过整整三拨人,销毁了五百万的饮料,仅仅因为还不够好喝。

带着问题的视角去看这件事,我觉得是很好理解的:问题尚未解决,那继续解决就是了。

当人们说一个东西很酷时,背后发生的事情是这个东西很好地解决了某些真实存在的问题。人们感受到了它,但又说不清楚,最后只能说:“哇,酷”。


2024-03-10

最近的合约越写越短。

一月份几个协议还都在 80 行左右。最近写的两个协议,一个不到 20 行,另一个不到 40 行。

把东西写这么短有意义吗?会有更多人用吗?会有人在意吗?我也不知道。但至少对我自己是有意义的,我不想生产我自己不喜欢的东西。而且我没有刻意把它们写短,从设计上,它们就只有那么长。

说起长度,前一阵碰巧读了 ENS 的合约。本来只是想找个简单合约读读休闲一下,但我没有想到它会有那么多代码,去掉注释后有六千多行,简直不可思议。不吐槽了,我还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吧。


2024-03-10

手头在做的事情,苦恼了几天后,突然间一下子冒出来许多新的想法。这感觉很像便秘,憋了几天后,一下子拉了特别多,把明年的都给拉出来了。


2024-03-08

鸟山鸣去世了。这些年我时常会想起他。我从大学时就和朋友们讲,鸟山鸣比尾田荣一郎更会讲故事。海贼王每一页都密密麻麻塞满了文字,生怕你遗漏了故事细节,但龙珠的每一页都很干净,文字没有很多,故事却同样引人入胜,人物也很有特点,这太了不起了。


2024-02-27

Worse is Better

又读了一遍 Worse is Better,一篇 1989 年的老文章,讲为什么一些看起来“很垃圾”的软件会占领市场。我读了很多遍,还是能学到新东西。

我从中学到的东西就是,简单比正确更重要。不必追求“正确”,你需要 50% 正确,当它像病毒一样传播以后,人们会花时间将它改进到 90% 正确。但它首先要是一个病毒,而不是一个“正确”的东西。而复杂的东西显然不会成为病毒。(作者把 C 语言和 Unix 称做最大的计算机病毒。)


2024-02-18

ERC20

我常常感慨 ERC20 标准是如此简洁优雅,作为一个八九年前的标准,它很好地支撑了一整个生态。摸鱼时对 ERC20 的产生做了一些考古,我没有时间来专门为它写一篇文章了,但我觉得很有趣。

现在的人可能无法想像,就连 “是否该有一个代币标准”,当初都是经过激烈争论的。还有,哪些功能属于代币标准,哪些功能属于钱包和合约,叫 coin 还是 token,批准部分要如何设计,要不要 decimals,要不要一个专门合约用来注册 token,代币名称和符号放在 EIP20 还是 EIP22 (代币注册表)里,到底是先制定标准还是日后从实际市场中提炼标准…… 这些也都是经过了许多争论的。

人们看到一个简单的东西时,常常看到它 “有” 的东西,但通常“没有”的部分才是设计的重点。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