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don't be evil 到 can't be evil

张路遥

和万熊聊起 Uniswap 的代码只有四百行这件事,我说转账 1 亿美元,Ethereum 上只需要一行代码,而传统项目里需要做很多很多事情。

万熊说:“这 TMD 不就是芒格希望有的无缝的信任之网吗”。

芒格:文明所能达到的最高形式应该是无缝的信任之网。没有繁复的程序,只有一群可靠的人,他们彼此之间有正确的信任。

但我觉得真正有趣的是,这张信任之网,却是在 “假设所有人都不可信任” 的前提下编织的。区块链被构建出来,它就假设所有人都是不可信的,让人们从 “don’t be evil” 变成 “can’t be evil”。

话说回来,我觉得在一个 “can’t be evil” 的环境,人会生活的比较轻松

就比如说,如果屋子没有门禁卡,就得配一个保安,每当有人要进,就盘问一番,去哪?做什么?但有了门禁卡后,刷卡才能进,can’t be evil,就不用保安挨个盘问了,人会舒服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