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路遥

当我们谈论牛身上哪个部位最好吃的时候,我们是在谈论一个理所当然的事情。我很好奇,当视角翻转过来,人们会是什么感受。

我们可以拍一部片,片中有一个比人类更高级的生物,他们一家其乐融融地品尝着人肉 —— 因为这是他们合家团圆、充满爱的重要节日,只听他们聊着:

“孩子们,这是人背部的肌肉,比较嫰,别浪费了”

“这个人的脂肪偏多一点,所以我多烤了一会,现在比较脆”

“现在人肉涨价了,连人头都挺贵呢”

“我不喜欢啃手指,啃半天都没多少肉”

“孩子,这个眼睛其实也能吃,会补眼哦”,孩子:“我不吃我不吃,这是个戴眼镜的人,视力差的很”

……

幸好关在旁边笼子里的人类听不懂这些温馨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