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路遥

加密时代的企业家

Vitalik 是牛逼的,但他不太可能出现在过去的商业时代。同样的,一个财富 500 强的老板,未必能在加密时代脱颖而出。

这或许是组织的结构决定的。

1

工业时代的企业中,两三个老板管着成千上万的员工。

为什么是这样,为什么不把股份发放给雇员?因为工业时代的生产主要靠资本、土地和设备,大家都是拧螺丝的,你激励他,不激励他,最后产出都一样。给了他股份,产出也不会翻番。

这就要求在那个时代的企业家,必须逐利,必须能管人,他每天忙着研究如何管一大批人,以及如何赚更多的钱来养活这一大批人。谁能做好这件事,谁就能让他的组织活下来并发展得更大。洛克菲勒就是这种环境下的产物。

2

计算机和互联网时代,个体的生产力变高了,一个人只要你会写代码,就有可能创造出非常重要的价值。

于是公司试图激励员工,把一部分股份分给他们,员工在激励下创造的价值可能会比之前多很多。这就是为什么最早大规模向员工发放期权的都是科技公司。

这一批企业家,对于权力的概念要比过往的人更开放一些。但他们依然试图形成垄断并大量获利,来让组织生存下去。Zuckerberg 就是这种环境下的产物。

3

到了加密时代,由于基础设施的 permissionless 特性,已无生产设备概念,全部都是公共设施,这使得个体的生产力进一步爆炸。今天还是一个不温不火的项目,明天可能就因为某人一个神奇的创造,变成一个牛逼的项目。价值可能来自于每一个人,因此激励变得更加重要。

组织向大家发放它的 token,让大家来建设它,没有一个单独的老板。

在这样一个组织里,谁会牛逼?谁能领导一个这样的组织?

首先,显然他不能是一个渴望权力的人。这样一个人跟组织本身是矛盾的,不仅同内部结构矛盾,而且和外部竞争环境也是矛盾的。从内部来讲,权力的集中会阻碍组织发展,它本该激励更多人。从外部来讲,一个 crypto 项目本身也是公共设施,它不应该有过大的权力。传统的 web2 世界中,大家都在寻求掌控某个入口,然后向别人收过路费,但在 crypto 里这个思路有点危险,一旦你试图为项目寻求更大的权力,在用户眼里这就是风险,这些用户中还包括其他的项目。

然后,获利这方面也一样。作为 crypto 项目,你是公共设施,你活下来的重点是为别人创造价值,这就决定了你不能大量获利。一旦你利润太高,一方面说明必然存在一个可替代的选择,这个可替代选择早晚会出现,另一方面高利润对于你形成网络效应是极为不利的。

这就决定了 加密时代的组织领导者,是一个没那么喜欢权力和金钱的人。Vitalik 的出现不是偶然,后面的可能会出现更多与他有相似特质的人。

这里面还有个问题,这种特质到底是一个策略,还是一种价值观,或是一种个性?

从前面的描述来看,这显然是一种组织生存策略。但同时,这种对于权力和金钱的不敏感,也是一种价值观。过往的时代肯定也有持类似价值观的人,只是他们生不逢时。

至于有没有个性成分,我的意思是:有没有一些人,天生的性格就比较适合加密时代?不确定,我倾向于是。

(发表于 预言家周报#16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