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路遥

起初,我考古读到了这篇文章,当时很热门:

What Explains the Rise of AMMs

他从几个角度去解释 AMM 的崛起,比如 gas 低、抗监管、提供流动性方便、LP 激励……

然后我就很好奇,我想看看 Uni 创始人是怎么说的,毕竟他从头到尾经历了整个过程。

于是我搜到了这篇,是彭博社对他的一个访谈

Hayden Adams Explains Uniswap and the Rise of Defi

很有意思,他对此的解释,跟前面那人完全不一样,而且非常简单好懂。

他觉得 Uni 起来的重点是满足了长尾市场。传统做市商不会给小资产做市,AMM 的好处是不需要做市商,所以解放了长尾资产。

他还打了超级有趣的比方,我头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他说用户可以很容易地创建交易对,这有点像 UGC 内容,就像 Netflix 和 Youtube 的差别,在 Youtube 上用户自己生成内容,而 Uniswap 对流动性做了同样的事情

================

补充:这里面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点在于,他最开始好像并不是这么想的。

他并不是想:“长尾资产需要交易,AMM 可以完美解决他们的需求,比 orderbook 棒多了”。

没有。我前年听过他的访谈,他当时是这么说的:

“以太坊吸引我的点是不需要信任、不会被下线、不需要许可,但是 如果看当时所有的项目,比如 EtherDelta,他们都没有这些属性,于是我开始想,What is it like to build on top of Ethereum that has the same properties Ethereum itself that everyone cares about.”

我觉得这个差别中有一些很深刻的东西,但我还没搞清楚是啥。

================

对于补充的补充:我和李阳讨论这个现象,他觉得可能可以描述为:

最开始做工具的人着迷的是 a, 但是真正引爆点是 a 导致的 b

我同意,就是最初让你着迷的是那个土壤,但最后吸引人们的是土壤里长出的花,没有那个土壤,就没有那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