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路遥

画音、Clubhouse、Facebook 的不同境遇让我想到,作为具有网络效应的产品,唯一活下来的方法就是不断增长。同样的道理也可以用在 Ethereum 和 Bitcoin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