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路遥

今天密码学上学到单向函数,即从 X 生成 Y 很容易,但从 Y 推断 X 很难。

我想到,那些犯罪案件不就是单向函数吗?犯下罪很容易,但要从犯罪结果推断谁犯了罪,却是很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