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路遥

公共物品小故事四则

‌ Vitalik 经常聊公共物品。

因为以太坊生态里就有很多公共物品,比如开源客户端、协议研究、文档、社区贡献的库等等,这些东西对每个人都有好处,但不赚钱,所以怎么帮它们搞到钱?这是一个很难的问题。

我听了 Vitalik 过去几年的分享,有几个挺有意思的小故事。

1

他说,在维护 “公链安全 “这一公共物品上,问题已经被解决得很好了。矿工们挖矿,得到报酬,同时又维护了公链的安全。那么这个方法能不能推及其他公共物品呢?

结果还真有。

ZCash 有一个尝试,就是把每次区块奖励的 20% 自动给到一个 ZCash 基金会地址来支持开发。

BitcoinCash 也做过类似的尝试,一个软分叉,要把 12.5% 的区块奖励分给开发基金。但遭到社区强烈反对,大家觉得你这个开发基金要怎么治理,还有其他一堆问题。

2

在讨论“钱要怎么分配”上,他也讲了个很好玩的东西。

他有在琢磨,怎么给那些 library 合约找到收入呢?

于是他想了个办法,鉴于一个合约被调用的次数是可衡量的,那么就可以据此激励它。比如说,对于合约的每笔交易,合约都可以获得 gas fee 的一小部分。

但是,一旦这么做会有个问题,人们可能会自己 copy 一份代码,放在自己的产品里,自己获得收入。

针对这个问题,他也提出了一种解决方案,非线性的收益。就是说一个 library 合约,它被调用的次数越多,获得的收益比例也越高,这样的话拷贝一份就无利可图了。

当然,这只是个想法,实际会遇到另一些问题,比如额外增加了交易的开销。

P.S. 我和朋友讲起这个故事,他第一反应是 “这倒是挺适合 openzeppelin,开发了这么多好工具,却没赚钱”。我说没错,这就是问题,他们写了很多合约,最后却只能靠审计之类的业务赚钱。像极了内容创作者,做了好内容不赚钱,只能靠带货来赚钱。

3

事实上,对于以太坊自身,Vitalik 在 2019 年也曾有过一个很夸张的提案。

美国给小费有一个约定俗成的比例,Vitalik 觉得没准以太坊也能这么搞。

于是他提议说,或许可以让每笔交易都捐出 1 gwei 给基金会。他按照当时(2019 年)的价格算了下,每年能获得 200 万美金的收入,能够维持基金会运作。

这个提案是夸张了点儿,但也引发了大家不少的讨论。

4

公共物品募资问题的一个新进展是,去年 Optimism 和 Vitalik 一起提出的 retroactive funding,对我来说挺有启发。

公共物品募资的问题在于,一个不赚钱的事情需要钱,那么钱从哪里来呢?

而在区块链里,刚好存在一些反过来的东西,一个东西(比如协议),它是赚钱的,但似乎不知道该把协议赚到的钱给谁,比如 OP 的 sequencer fee。

这两者恰好可以结合起来,把 “不知道给谁” 的钱,给那些 “不知道钱该从哪来” 的项目。

OP 的 retroactive funding 是这样一个例子,它的意思是,把 OP 赚到的钱,定期地像评奖一样,分给那些有用的项目。

目前有一个专门的组织来评这个 “奖”,是一个叫做 the Result Oracle 的 DAO。

他们的主要观点是,我们不做预测,我们只奖励过去实际创造了价值的东西。

(巧的是,我最近刚好听了一期两年前的关于疫苗研究的访谈,里面也讲到政府不擅长做预测,更好地做法是 “评奖”,评奖在实践中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激励方法)

===

总之呢,公共物品的募资,现在还没有很好的方法。Vitalik 说,如果你研究出了一个公共物品募资的好方法,那么乌托邦就有希望了

最后话说回来,你看 Vitalik 都在琢磨这些事情,相比之下,有些公链只知道拉盘做社区。

(发表于橙皮书 预言家周报#181期

参考链接:

  1. 2020 EthCC Vitalik Buterin: Funding ecosystem public goods
  2. 2021 Vitalik Buterin: Funding public goods — algorithms and mechanisms
  3. 2021 EthOnline Vitalik Buterin and Karl Floersch: Retroactive Public Goods Funding
  4. 2021 Optimism Blog: Retroactive Public Goods Funding
  5. 2022 Bankless: Vitalik Buterin - Green Pill #1
  6. Wikipedia: Public g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