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路遥

协议之间的网络效应

1

opyn 是一个以太坊上的期权交易所。期权比较复杂,门槛高,所以用的人比较少,去年年初的时候每天交易量才几千万。

当时还有个竞争对手叫 Hegic,做的事情跟 opyn 差不多,也是去中心化期权,但市场份额要大很多,接近 80%。

到 4 月份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叫做 Ribbon 的项目。它做的事情其实就是,用户把钱存它那,它拿钱去做基于期权的套利。对用户来说,这个产品比期权简单多了,只要存钱即可,而且能看到 APY。所以一下子就很受欢迎。

而 Ribbon 的期权用的就是 opyn,导致的结果就是,因为 Ribbon 的爆火,短短几个月,opyn 的市场份额从 25% 上升到了 94%,一下子变成了行业龙头。Ribbon 贡献了 opyn 里绝大部分的交易量。

另一个很有意思的点是,事实上,Hegic 的期权产品很灵活,UI 也更易用,在去年年初占了更大的市场份额,但为什么 Ribbon 选择了 opyn 而不是 Hegic 呢?

其中一个很主要的原因是,Hegic 里的期权是没法转移和交易的,这就导致它的流动性很不好,在后来的版本里有改掉,而 Opyn 的期权从一开始就是 ERC20 代币,可以自由地流动和交易。所以可见,他们对于可组合性重要程度的理解完全不一样。

这件事一方面可以看到可组合性的威力,另一方面,作为协议团队,要抛开 web2 那种只关注人类用户的思路,而把它看作公共设施,让它的可组合性最大化(本质是因为其他协议也会是你的用户)。

2

再举个例子,也蛮有意思的。

永续合约协议 Perp 的 v1 是部署在 xdai(现在叫 Gnosis Chain) 上的,一度贡献了 xdai 整个链超过 90% 的交易量。

然而它的 v2 却部署在了 Arbitrum 和 Optimism 上,为什么呢?

最直接的原因其实是,Perp v2 是基于 Uniswap v3 做的,而 xdai 上没有 Uni,所以他们只能部署在其他有 Uni 的链上。

Gnosis 团队很着急这个事儿,听说他们在竭力把 Uni 拉到 xdai 上来,只有 Uni 过来了,perp v2 才有可能过来。

3

这可以说是一种协议之间的网络效应,web2 只关注用户的网络,而 web3 是协议与协议之间的网络。

我认为协议在考虑增长时,很重要的一件事是考虑其他协议对自己的使用。也就是说:我如何确保,其他协议要使用的时候,会选择我们?

答案就是,我们要尽可能地:permissionless、trustless、unstoppable。这些要素是 web2 不会考虑的,但对于 web3,对于协议之间的网络效应,却是必要的。

很神奇的是,这就是以太坊最初的那套价值观。

(发表于 预言家周报#15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