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yao Zhang


2024-01-01

细菌为何如此简单

简单是细菌的必杀技。

基因越短的细菌,复制的速度越快,会更快地占领种群。

它们对于简单的掌握,远超过大部分人的理解。

1

当你具备了一个特性,暂时不用,但未来会救你的命,你会选择保留它,还是丢弃它?

细菌的答案是,毫不犹豫地丢弃它

当环境中没有抗生素时,它们会立刻丢弃相关的抵抗基因,来保持基因精简,换取更快一点的复制速度。

我的朋友 Maomao 对此的总结是:没有“万一”,一旦“万一”,你就慢了。

2

这种丢弃,和它的横向获取基因的机制是配套的。

细菌有一种很有趣的从别人身上获取基因的能力。只要一个菌群中,有一个适应环境的基因,它会马上被复制到大家身上。

3

这两种特性,都和 crypto 协议很像。

一个协议只需要做最少的事情,但组合在一起,可以很有威力。

它比一个大而全的 App 更有生命力。我们今天所熟悉的那些大而全的 App,不过是原始的初代大细胞而已。

理解细菌的简单是理解其他复杂生物的前提,复杂的生物并不是真的复杂,它们是对简单事物的另一种组织方式。


2023-12-31

如果歌曲太复杂,大家就没法一起唱了。


2023-12-29

这两天设计新东西,有点挣扎。每次解决一个问题,就会冒出来两个新问题。许多预想中的东西,都无法实现。

后来突然意识到,或许设计东西不需要挣扎。

大自然就从不挣扎,一株植物的生长,哪里有空间,它就往哪里长,哪怕最后长得歪七扭八,那也是它的样子。它自身没有预期,不会觉得自己非要长成直的高的或是怎样的。它铁定是不挣扎的。

这让我释然了一点。

随他去吧,最后长成啥样就是啥样。


2023-12-29

Vitalik 写了篇新文章,回顾了 crypto 的价值观,并谈了一些去中心化的进展。不过他提到的一些东西,我感觉都很像是 “前 Bodhi 时代” 的东西,他似乎并不知道 Bodhi 和另一条可能的路的存在。


2023-12-27

一连看到好几个别人在 Bodhi 上发的提议提案和项目,这感觉就像我生的孩子,它在开始自己学着与世界互动。

如果把 Bodhi 看作一个生物,发布者看作它身上的器官的话,它现在大概就在逐渐思考自己是什么,要什么,能做什么。

甚至我还隐约预感到,它最终想要什么,可能既不是它决定的,也不是任何一个器官决定的,而是它的结构决定的。设计这种东西的关键可能是设计它的结构。但这个结构是什么,我自己也没有完全弄清楚,需要继续观察。

就好像对于一个分形图,它最终呈现的复杂图像,是它最原始的那个简单分形函数决定的。但是你单看那个函数,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它最终的图形的。

我可能在胡言乱语。


2023-12-25

Rest is good.

That’s why there are four seasons in a year,

weekends in a week,

sleep in a day,

why God rested after creating the world,

and why markets have bulls and bears.

Life grows in rest.

Rest well, follow the rhythm.


2023-12-24

Money is another form of music.

Music creates life, and everything.

People follow music.

Bodhi is a big DISCO.


2023-12-24

Follow the Rhythm

Follow the rhythm. It’s all you need to do.

What is fear? Fear is the indicator of where you didnt catch up with the rhythm.

Follow the rhythm.

No force

No try

Follow the rhythm

Eat when eat

Sleep when sleep

Poop when poop

Follow the rhythm

All your kinky desires are just rhythm.

Its good.

Follow the rhythm.


2023-12-13 中文 | English

Bodhi: An Experiment to Solve Content Incentivization and Public Goods Funding Problem

The content industry has never been a major industry.

If you look at the Fortune 500, how many of them are content creators? Only 4.

This is weird.

We humans are spiritual beings. Rather than just living in a physical world, we also live in the mental worlds we created for each other: stories, …

Read Full Post


2023-12-12

前几天(12/8)把菩提(Bodhi)的合约部署到主网了,主要是我想在坐飞机前把事情弄完。

结果今天搜索时意外地发现,那天居然是佛教的 Bodhi Day, 是佛陀开悟成道的日子。

这也太巧了。


2023-12-10

手表一直在震

我半睡半醒时一直在想我手表怎么回事

是不是坏了

“好烦”

直到我妈走进我的屋子,打开灯,说该起床了

我才想起来,

那是我设的闹铃,要赶飞机

那一瞬间我突然意识到

生命中的某些响声

“好烦”

很可能是某个我们尚未想起来的、重要的声音


2023-12-07

做的东西快要发布了,我很激动,有时睡到一半就醒了。

我忽然理解了生孩子可能是什么感觉。

对我来说就像一种 “他出生了,我可以去死了” 的感觉。

仿佛我过去的三十年最重要的意义就是孕育这个东西,一切都指向了这个东西。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而且,因为它对我很重要,所以别人怎么看,反而变得不太重要了。我并不担心别人不喜欢它。


2023-11-29

Not Giving a Fuck 的品质

想选一个便宜又长久可靠的地方部署我的协议,但发现大部分 Layer 2 都不符合这个要求。而且,不仅是技术上,从情感上,他们也没有能吸引我。

这么说可能有点奇怪,但我觉得那些 L2 普遍缺少一种 “王者之气”

从他们身上,我感受到了一种内在的恐惧和不安,渴望用户,渴望项目,同时担忧竞争对手。它们似乎并没有继承到 Bitcoin 和 Ethereum 的品质 —— Not giving a fuck 也是一种品质。

有时候你需要这样一种品质。当你走了一条路,即使只有你一个人在那走,你也可以很坦然地走着,只有这样才有人愿意走你走的这条路。


2023-11-15

看到一些需要安装 SDK 才能用的协议,太扯淡了,好的协议只看 Etherscan 也能搞明白发生了什么。


2023-11-12

理解简单

很偶然的,逛了一会关于 Unix 设计哲学的文章,看到一个很有趣的东西。

我们都知道接口简单很重要。

但事实上 Unix 的设计哲学中,实现的简单和接口的简单同样重要,而且这种简单性比系统的任何其他属性(正确性、一致性和完整性)都要重要。1 2

这很奇怪。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种简单性那么重要,它们是如何起作用的。

直到我读到下面这段话:

尽管 UNIX 系统引入了许多创新的程序和技术,但没有任何单一的程序或想法可以使其运行良好。相反,使其有效的是编程方法,一种使用计算机的哲学。尽管这种哲学不能用一句话来写下来,但其核心思想是,系统的力量更多地来自于程序之间的关系,而不是程序本身。许多 UNIX 程序单独做一些非常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是,与其他程序结合起来,就成为通用且有用的工具。

Even though the UNIX system introduces a number of innovative programs and techniques, no single program or idea makes it work well. Instead, what makes it effective is the approach to programming, a philosophy of using the computer. Although that philosophy can’t be written down in a single sentence, at its heart is the idea that the power of a system comes more from the relationships among programs than from the programs themselves. Many UNIX programs do quite trivial things in isolation, but, combined with other programs, become general and useful tools.

The Unix Programming Environment, Brian Kernighan and Rob Pike

也就是说,系统的力量更多来自于程序间的关系,而不是程序本身。

也就是说,联系是更重要的。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实现和接口都很简单,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因为那会使程序间的相互关系变得简单。

接口的简单,使得程序易于被调用;而实现的简单,不仅使它更可靠,也使程序本身易于被其他人理解,只有理解了,才会与其他程序结合。


来自 2023/12/5 的补充: 朋友向我推荐了《能量,性,自杀》中的 “细菌为何如此简单” 章节,我大受震撼,和本文讲的事情很像。我应该另写一篇记录下来,但是最近太忙,没有时间了。


2023-11-08

奇妙的梦

做了个奇妙的梦。

其中有一段是这样的,一个有点像冯小刚的人,闯进一个人家。那人家经常做一些法事,用一个铁浴盆似的容器,献祭一些肉之类的东西。

冯小刚来,说你这不行,要健康一点,然后给他全换换成了蔬菜水果。那人看到都傻眼了。

画面切换到几千年前。好像是印第安原始部落,也是一个好像冯小刚的人,他们在做某种祈神的仪式。

之前都能求到肉,这次求来一堆蔬菜水果。

把他们气坏了。


2023-10-28

看《Diablo》之父 David Brevik 访谈

看完波斯王子的 访谈 后,我又看了 Diablo 之父、北方暴雪的创始人 David Brevik 的 访谈,也很有趣。

也有两件事让我印象深刻。


一个是他一直想做 Diablo,跟很多投资人和公司 pitch 过 Diablo 的想法,大家一听是个 RPG 游戏,都马上没兴趣了,因为当时所有人都认为,RPG 游戏已经衰落,以后人们不会玩 RPG 游戏了(1994 年)。

这个事情让我很震撼,因为我们知道的几乎所有经典 RPG 游戏都是在那以后诞生的,而那会的人却认为 RPG 游戏已经到头了。如果他们可笑的话,那今天觉得某个游戏类型到头了的人们,也是同样可笑的(比如很多人都觉得 MMORPG 到头了)。


另一个是从回合制到即时战斗的转变。

当时北方暴雪在做 Diablo,南方暴雪在做魔兽争霸。南方因为一直做即时战略游戏,他们给北方暴雪的建议是把 Diablo 从回合制改成即时战斗,那样可能会更好玩。

创造 Diablo 的这哥们就觉得很被冒犯,对他来说,回合制的紧张感是他做这个游戏的初心,这怎么能丢呢,搞成即时制后,乐趣不都没了吗。

然而,他们团队内部搞了个投票,结果大部分人都支持改成即时制。他很无语,决定自己改个即时战斗版本出来,告诉大家这真的不好玩。

于是他周五一个人留在办公室里加班改代码,很快就整了个 demo 出来,结果自己把自己震撼到了,点怪、砍怪、掉宝物,就这么简单的过程,他连续玩了一个小时,因为实在是太好玩了

等到大家周一上班的时候,他已经把整个游戏都改成即时战斗的了。

这个事情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做出来体验它,要比想象中的感受更真实。即使你 100% 确定一个东西要这样,不要那样,那也不一定是你真实的感受。做出来,体验到,才是真实的。


2023-10-28

看《波斯王子》之父 Jordan Mechner 访谈

看了一个波斯王子的开发历程的 访谈,很有趣。

有几个事情让我印象深刻,

一个是,他在开发过程中的情绪感受,我太有体会了,一会感觉这是杰作,一会又感觉这会是一坨屎,来回横跳;时不时遇到难题,觉得要过不去了…… 就是这种感觉。后来人们看到的波斯王子,那么丝滑和有趣,实际上克服了重重困难的做出来的。


另一个是,波斯王子第一版是为 Apple II 开发的,他做了两年时间,还没发布,自己已经急得不行了;但与此同时,Apple II 这个机器正在衰落,有各种新的、其他品牌的、性能更好的机器出现,他就有点痛苦,因为如果切换过去的话,会消耗更多时间,但继续在 Apple II 上做,可能到时候就没人玩了。

最后他决定回归初心,他选择继续在 Apple II 上专心把最初想做的东西都做出来。

后来发布后,确实因为平台过时,而销量一般,但因为游戏本身很精彩,它随后被移植到了各种平台上,包括各种游戏机和 PC 机,成为了经典 IP。


还有一个是 Shadow Man 的设计,堪称经典。

由于 Apple II 的内存只有 48KB,所有的动画、音效、游戏全部都要放进这一点点空间里,根本没有多余的地方来放敌人和战斗。

最后他用了一个很巧妙的方法,创造了一个和主人公长得一样(这样比较省内存)、但是是黑色的人,叫 Shadow Man。

它是主人公照镜子时,从镜子里出来的。

当你和他战斗时,每次攻击他,你自己都会掉血;

而当你把剑收起来时,他也会把剑收起来;

你走向他,他也会走你,你们合二为一,变成一个人,所有 Shadow Man 曾经从你这边偷走的生命值,都会在那一刻回来。

shadow man in Prince of Persia


2023-10-23

忽然意识到,

定义一个东西的不是它有的部分,

更应该是它没有的部分。

汤里参了屎,要比汤没盛满更糟糕。


2023-10-22

做产品就像怀孩子,怀孩子容易,生孩子可就太难了。我已经怀了10个月了,还没生出来

最开始觉得他生出来一定是个天才,但随着时间过去就觉得如果能生出来,是个傻逼也没关系。